专访优瑞科总裁刘诚博士,角逐CAR-T治疗实体肿瘤的制高点!

发布者: 新药安全评价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 2016-05-08 浏览次数: 88

专访优瑞科总裁刘诚博士,角逐CAR-T治疗实体肿瘤的制高点!

 来源为“恒瑞源正”

裘骏博士 源正细胞

优瑞科总裁刘诚博士

 

期待Eureka的CAR-T技术早日在中国开花结果!

 


 

来源:美中药源

记者:裘骏博士

原题: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美中药源采访优瑞科总裁刘诚博士


  ● ● ● ● ● ● ● ● 

在嵌合抗原受体T(CAR-T)细胞治疗领域人们大多知道Juno、Kite、Bluebird Bio三剑客,或斯隆凯特纪念癌症中心、宾夕法尼亚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等世界级治疗中心,即使在中国也有301医院、北京肿瘤医院等著名医院。

 

相比之下优瑞科(北京)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比较陌生,但优瑞科和斯隆凯特共同研发了世界上首例针对癌症细胞内抗原的CAR-T治疗,斯隆凯特、Juno最近还和优瑞科签署合作协议,共同开发CAR-T MUC16治疗实体瘤,隐隐然优瑞科已经走入CAR-T实体瘤开发的世界前沿,和世界CAR-T领域大咖角逐CAR-T治疗实体肿瘤的制高点。

 

美中药源特约记者裘骏博士最近采访了优瑞科总裁刘诚博士,共同探讨CAR-T 治疗实体瘤的现状、挑战、以及未来的发展前景。


 ●  ● ● ● ● ● ● ● 

美中药源:刘总,近日优瑞科好消息不断,斯隆凯特纪念癌症中心和Juno Therapeutics与贵公司就CAR-T MUC16项目达成合作开发的决定,这个消息在肿瘤细胞治疗界引起不同反响,肯定了贵公司在CAR-T 治疗实体瘤界的重要地位。请刘总谈谈贵公司如何开发函盖肝癌、肺癌、头颈癌、前列腺癌等一系列CAR-T实体瘤的产品线。


刘诚博士:CAR-T技术是近两年在世界上引起轰动的肿瘤免疫治疗技术。很幸运的是,我们早在2011 年就开始进入CAR-T的新药研发领域。当时,我们和美国斯隆凯特纪念癌症中心共同合作研究,成功发现第一个针对癌症细胞内抗原(WT1 癌基因)的全人源治疗性抗体。这种抗体一方面作为抗体生物药,在肿瘤动物模型中被证实具有令人满意的免疫治疗效果(Scien Trans Med 2013,Nature Biotech 2015),而同时可以作为专一性识别肿瘤细胞的单链抗体,应用到CAR-T治疗上。我们和CAR-T 领域带头人之一,斯隆凯特纪念癌症中心的Renier Brentjens 实验室合作, 成功研发了世界上首例针对癌症细胞内抗原(WT1)的CART治疗(ASH 2014)。


与此同时,我们公司成功开发了针对癌症细胞内抗原的全人源抗体筛选技术平台,成为世界上第一家拥有此项技术的公司,并在这一平台上研发了针对多种肿瘤专一性抗原的全人源抗体,其中包括肝癌、肺癌、头颈癌、前列腺癌这些尤其是中国人群频发的癌症类型。将这些针对癌症高度专一的抗体和CAR-T结合,就给予我们一个全面的创新型CAR-T的产品线。


● ●  ● ● ● ● ● ● 

美中药源:贵公司与诺华、Bohringer Ingelheim 等多个大型国际药企合作,证明了贵公司在㐀界的地位,您可以谈谈贵公司最领先的肝癌项目,这个项目的特点在什么地方?


刘诚博士:选择肝癌这一临床适应症是基于这样的考虑。首先是巨大的临床需求。肝癌是世界上第五高发的癌症,每年有78万新增病例。而中国大陆就占这个总数的一半以上。更重要的是在治疗上和其它肿瘤相比较,目前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5年生存率很低,原位癌只有28%,有局部转移的则降到7%。


优瑞科的肝癌项目选择了在肝癌细胞中广泛表达的甲胎蛋白(AFP)抗原多肽 peptide和MHC复合体为靶点。筛选到高选择性、高亲和力的AFP多肽/ MHC 单克隆抗体,用于同源T-细胞的CAR-T免疫治疗。


由于甲胎蛋白是分泌蛋白,并不在肝癌细胞表面附着,传统的抗甲胎蛋白抗体无法对肝癌细胞进行有效攻击,并且会受到游离甲胎蛋白的干扰。优瑞可的CAR-T 细胞在体外可以高选择地杀死同时表达AFP多肽和对应MHC的肿瘤靶细胞,并在多个体内肿瘤模型中显示了良好持久的疗效,包括针对特别巨大的肿瘤(600 mm3小鼠肿瘤模型)也有显著的抑制效果。目前这个项目已经进入临床准备阶段,预计今年将开展I期临床研究。


●   ● ● ● ● ● ● 

美中药源: 正如外界看好的地方,贵公司独特的抗体技术使得CAR-T的靶点多起来,因为业界尙无很好的办法来设计针对细胞内靶点,可以谈谈这个平台技术的发展经过吗?


刘诚博士:研发针对癌症细胞内专一性抗原靶点的抗体是免疫治疗领域多年的追求目标,也是难以突破的技术屏障。癌症细胞内特有的抗原,尤其是癌基因(包括突变的癌基因),对于癌细胞具有极高的专一性表达。然而,由于其抗原簇非常小,筛选抗体可谓“大海捞针”,即使找到具有选择性结合的抗体,也无法满足临床治疗药用抗体的专一性要求。


前面提到,我们公司研发成功的第一个针对癌症细胞胞内抗原WT1 的全人源抗体,是和美国斯隆凯特纪念癌症中心的 Dr. David Scheinberg 实验室合作研发的。当时,合作分工由优瑞科负责抗体筛选,Scheinberg实验室负责研究抗体针对癌细胞的专一性以及鉴定药效的工作。


在当时,这一项目的开展是冒着极大失败风险的,甚至被人笑话。 这一项目的最终成功,要归功于两个团队的精诚合作以及冒险创新的勇气。有了WT1项目的成功突破,我们意识到筛选针对肿瘤细胞内靶点的治疗性抗体是可能的,而且将成为癌症免疫治疗的一个重大的发展方向,于是公司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针对癌症细胞胞内抗原的全人源抗体筛选平台,并研发了针对多种癌症抗原的抗体产品线,应用于包括CAR-T在内的多种免疫治疗。回首这个发展历程,我们感到有许多的机缘巧合,也包含了许多的风险 。


● ●  ● ● ● ● ● ● 

美中药源:从贵公司的计划上看,肝癌项目今年要进入临床。众所周知,通过FDA审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CAR-T的毒理学与小分子或者抗体药的毒理学不一样,而且FDA对CAR-T的制备过程也有严格的规范,能谈谈贵公司是如何解决申报过程的挑战


刘诚博士:CAR-T项目的新药临床试验申请(IND)挑战很大。首先FDA对此类项目没有特别清晰的规定。CAR-T因为其特殊的细胞构成,不能按照传统的小分子和大分子药物进行药物代谢和毒理实验。


比如FDA不要求CAR-T项目进行GLP水平的常规毒理实验,事实上也无法开展。比如对于在临床上最常见的细胞因子风暴,现在缺乏合适的动物模型来检测。但是从目前的生物标记物结果来看,优瑞科的肝癌CAR-T并不促成过高的细胞因子产生。


另外,由于这个CAR-T攻击的是人类抗原多肽与人类MHC复合体,没有现成的相关动物模型来检验对正常组织和器官的损伤。我们咨询了细胞治疗的毒理专家,设计了体外和体内毒理模型和实验方案,对其安全性进行评估。目的还是力争在我们的CAR-T应用于病人之前,尽可能多地了解它的安全性。FDA对此也予以理解。


关于CAR-T的制备过程,由于CAR-T这几年发展迅速,加上在此之前的干细胞临床研究,它的制备过程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规范,我们在严格遵守这些规范。

 

● ●  ●   ● ● ● 

美中药源: 从外行来看,有些CAR-T技术还不太容易懂,比如peptide /MHC 复合体作抗原,这个复合体怎么制成的?Peptide 序列是怎么确定的?抗体针对的是一个复合体,那么怎么优化特异性呢?


刘诚博士:通过识别peptide /MHC 复合体抗原,实现高特异性区分癌症细胞,是人体内免疫系统数亿年进化的结果。人体内的肿瘤免疫监控,就是通过 T细胞装载的 TCR 受体来发现并消灭癌症细胞的, 而TCR受体识别的肿瘤细胞靶点,就是癌细胞特异抗原产生的peptide 与MHC 形成的复合体。这个peptide /MHC 复合体中的peptide是肿瘤细胞内特异表达的癌基因蛋白的降解产物,在细胞内的ER中和MHC 形成复合体,通过 Golgi体呈现到细胞膜表面。


Peptide 的确定是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来确定的:

1)蛋白序列分析和预测:多年的细胞生物学,免疫学研究和肿瘤疫苗的开发对肿瘤细胞内蛋白的降解通路和释放有了深入的了解。通过对蛋白序列的分析,就可以预测其蛋白降解后可能产生的peptide 序列。


2)免疫学验证:T cell ELISpot Assay是一个非常灵敏的免疫学检测方法,可以用来验证预测peptide是否能够激活T细胞,从而确认这个多肽预测的准确性。


3)质谱分析:通过直接洗脱癌症细胞表面非共价结合的分子,包括peptide/MHC中的peptide,然后进行质谱分析,能够直接证明peptide序列的准确性。


优化抗体针对peptide/MHC复合体的特异性是非常复杂的过程。首先需要确认抗体对于MHC本身没有任何的亲和力。我们在抗体筛选过程中设计了复杂的流程和检测特异性的多项指标,从而保证抗体针对癌症细胞peptide/MHC的特异性。这些流程和指标构成了我们全人源抗体筛选平台的核心技术之一。


● ●  ●    ● ● 

美中药源: 你在一篇综述中谈到抗体的亲和度很重要,那么优瑞科的TCR抗体与治疗性抗体比较,应该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刘诚博士:优瑞科研发的针对胞内抗原 peptide/MHC复合体靶点的治疗性抗体,在业界也被称为 TCR-mimick抗体。针对同样的 peptide/MHC,与T细胞表达的天然TCR 相比,亲和度要高1,000-10,000 倍。用BIACORE 测定这些TCR-mimick抗体(IgG1)亲和度,其KD值在0.1-1.0 nM 范围。与FDA 批准的肿瘤治疗性抗体相比较,如针对 Her2 的Herceptin,针对 CD20 的Rituxan,亲和度是类似的。


● ● ●  ●    ● 

美中药源:中国学者在CAR-T领域也有不少先驱性人物,比如国内301医院的韩教授,宾大的赵教授,佛大的张隆基教授等,他们的工作对你们有什么的影响?


刘诚博士:确如你所说,华人学者中在CAR-T这个领域里有很多佼佼者。韩为东教授在解放军总医院,钱程教授在第三军医大学所进行的血液肿瘤的CAR-T临床研究克服了很多困难,是我们国内较早将CAR-T应用于临床的先驱,我们和他们都有学术上的交流。在刚刚结束的对宾州大学的访问中,优瑞科和赵阳兵教授的团队有过会面,互相切磋了很多CAR-T前沿研究的进展。张隆基教授正在和国内多家单位合作进行第四代CAR-T的临床研究,我们非常关注其研究的进展并祝福实验取得良好成果。


●  ●    ● ● ● 

美中药源: 好像贵公司最早不是做CAR-T的,如何转型,又如何在极短的时间走入CAR-T治疗实体肿瘤的前沿,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刘诚博士:优瑞科是从全人源抗体新药研发发展起来,在几年前全面转型至 CAR-T 治疗领域的。前面说过,源于WT1项目和斯隆凯特纪念癌症中心的合作,使我们在Juno 公司成立前(Juno 公司成立于2013 年底)就开始涉足CAR-T领域,在时间上“抢跑”了好几年。 但是在CART治疗实体肿瘤上,我们瞄准了肿瘤细胞内特异性靶点这个突破口,所以能够占据现在的领先地位。由于优瑞科是世界上首个成功研发针对胞内靶点的全人源抗体的公司,也是第一家将这类抗体和CAR-T结合,用于治疗实体肿瘤的, 我们希望能够领先获得CART实体瘤治疗的成功。


● ● ● ●  ●    ● 

美中药源:作为华人在美国的生物公司,有什么可以与未来创业者分享的?


刘诚博士:任何一家初创的生物技术公司(Startup Biotech company),无论是否是华人开创的,要想在世界创新研发领域占据一席之地都是很难的。而在众多巨头竞争的癌症新药领域,包括当前火热的CAR-T治疗领域崭露头角更是难上加难。


主要的原因在于新药研发的本身特点,包括耗资巨大、失败几率高、周期长等,造成了很高的入门门槛和对大量资本投入的高要求。而象我们这样第一代移民的华人,在美国融资和整合资源方面是有天然缺陷的,而且承受风险的能力又有限。所以,绝大多数华人在美国创办的生物公司,是以研发技术服务或者科研试剂生产为主,而从事创新型新药研发的公司寥寥无几。


优瑞科公司从创办初,就是以创新型癌症新药研发作为发展目标的,这是源于我们非常幸运的得到了华裔风险投资人的大力支持,特别是美国硅谷橡子园风险投资基金的朱伟人先生的帮助。 朱伟人先生坚信,我们大批华人科学家在科研第一线为人类的新药研发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需要支持华人创办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发展成为国际医药行业的领头羊。


与未来的创业者分享的,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有高远的志向,树立成为世界一流公司的雄心,作为华人,能为全人类的健康医疗作出贡献。

 


— END—